当前位置:主页 > 市场优势 > 《大院》第二十四章 红颜知己

《大院》第二十四章 红颜知己



  不行,一定要给王一鸣些颜色看看,要不然我这个省长不是白当了嘛!什么都是你们说了算,我李耀没有任何发言权,无法按照自己的意图安排一个人,长此以往谁还愿意跟着哪!我这个省长不成了孤家寡人嘛!

  其他的省委常委一看,有戏,省长李耀主动提出了挑战,目标肯定不是冲着秦大龙的,而是冲着王一鸣的,得,大家有戏看了,省长和省委书记要干仗了。

  大家面面相觑,目光在王一鸣和李耀脸上扫来扫去,都沉默不语,看王一鸣怎么表态。

  王一鸣一看,这个时候再不发言,这个常委会就没办法开下去了。他心里知道,李耀是冲着他王一鸣来的。但是这个时候不能退缩啊,也没有地方可退了。那样就成笑话了,只能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李耀依然是怪里怪气地说:“有什么高见,还真的谈不上。卫生厅毕竟是省政府的重要组成部门,我这个省长总得对谁来当这个厅长有发言权吧?”

  李耀说:“那好,我提议卫生厅长由省政府副秘书长曹富国担任,他长期辅佐副省长分管全省的文教卫工作,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也是行家里手了。史大力继续干他的大学校长就挺好的,那里才是专业人才发挥的地方嘛!”

  其他的省委常委一看更不敢发言了,大家都看着王一鸣,看王一鸣怎么处理这个危局。

  王一鸣反应也快,思考了一下迅速拿定了主意。他觉得,现在这个场合和李耀公开撕破脸皮,还是不好,那样今后大家就更难以共事了。省长和省委书记的矛盾公开化,对刚当上省委书记的王一鸣也是不利的。传到,肯定有人说他王一鸣飞扬跋扈,不给李耀面子,人家李省长年龄比你大好几岁,你不该这样不尊重老同志的。王一鸣知道,李耀在那里也有过硬的关系,毕竟能够做到省长这个位子的,背后都有大人物说话的。要不然,这个位子也轮不到你。

  现在顺水推舟,给李耀一个面子,同意李耀提出的由曹富国担任省卫生厅厅长一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一个区区厅长的职位吗,我王一鸣就不信,你李耀提名的厅长会不听我这个省委书记的,得罪了我,我照样可以摘掉你的乌纱帽。

  所以王一鸣笑了笑说:“那好,卫生厅厅长的人选,就由你李省长说了算。大家没有什么意见吧?”

  他一下子就从各位的脸上看出了信息量,毕竟大家都是高手,高手过招,相互对视一眼就心知肚明了。

  王一鸣看到,省委副书记何杰、谭士平,省委统战部长刘美娟,省委常委、河东市委书记马正红,省军区司令员裘新旺,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在他们看来,省长和省委书记斗起来了,是个好事情,大家乐得看笑话了。只有你们俩斗得不可开交,我们才可以浑水摸鱼嘛!

  省委秘书长秦书海比较狡猾,他不断地察言观色,想帮助王一鸣说句话,拍一拍王一鸣的马屁,但是,他吃不准王一鸣的底牌,不干贸然出动。

  省委常委、江城市委书记况远征和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秦大龙,自认为都是王一鸣的铁杆兄弟,他们看省长李耀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他们俩偶尔看王一鸣一眼,虽然不说话,意思已经表达到了,似乎是在说:“王书记,你只要发话,我就带头进攻李耀。让他小子不识抬举!”

  当场表现得最充分的无疑是省委常委石卫东和孙玉梅这两个人,他们自认为是王一鸣最为信赖的人,他们的今天是王一鸣给的,到了关键时候他们责无旁贷,是愿意做王一鸣的马前卒的。

  只见石卫东面色凝重,孙玉梅柳眉倒竖,两个人都做好了随时夹击李耀的准备,只要王一鸣一声令下,就让李耀人仰马翻,丢盔卸甲。

  省委常会会上第一次剑拔弩张起来,省长李耀感觉到了自己的形单影只,但是这个时候他已经出离愤怒了,他不能任人摆布,什么都看他王一鸣的脸色行事,那样他这个省长当得多窝囊啊!他李耀宁可不干,卷铺盖走人好了。李耀也是一个政治强人,一辈子风光惯了,处处仰人鼻息,他受不了。

  这个时候,王一鸣如果一意孤行,来一个举手表决,他相信,李耀一定会输得很惨。曹富国的卫生厅长也就当不成了。

  王一鸣是可以这样干的,但是今后就没办法和李耀和平共处了。罢罢罢,得饶人处且饶人嘛!大家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犯不着斗个你死我活的。

  李耀一看王一鸣这么给自己面子,也很舒服,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缓和了下来,说:“一鸣老弟气势恢宏,宰相肚里能撑船,作为老哥,我自愧不如啊!”

  王一鸣说:“省政府那里,还是要靠你老哥牵头策马扬鞭嘛!你说的不算,谁算?!”

  先是中央的新闻媒体上发布了消息:日前,中央决定,董政权为西江省委常委。

  紧接着西江省人大召开了常委会议,会议宣布,接受郑天运、农化文、石卫东辞去省政府副省长的职务。随后正式选举范照斌、张智、邱高峰为省政府副省长。

  此时此刻,摆在王一鸣面前的迫在眉睫的一件事情,就是要对部分省委常委的工作进行重新安排。

  根据王一鸣的提议,西江省及时召开了省委常委会,王一鸣提议,由省委常委孙玉梅同志担任省政府常务副省长,由省委常委董政权同志兼任省委宣传部长。

  紧接着,省长李耀也主持召开了省政府常务会,宣布调整七位副省长的工作分工。

  这一连串的人事更迭虽然让大家感到眼花缭乱,但静下心来,有些人也从里面悟出一些道理来。原来王一鸣的用人思路也不能免俗啊,西江省的大佬像高建勋、杨春风、周广生这三个正省级干部,虽然已经离开了权力中心,不再直接参与决策了,但他们仍然是有影响力的,王一鸣还是得给他们面子的。

  没办法,在当前的形势下,谁当省委书记也不可能赤膊上阵一个人战斗吧,总得让大家出来捧捧场吧。那几个大佬说话还是有些分量的。他们的子女、秘书还是没少得照顾。

  在省里进行干部调整的同时,西城市委书记窦宏伟也准备对全市一部分处级干部的岗位进行小范围的调整,为前一段的干部考核工作画上句号。

  根据市委书记窦宏伟的提议,西城市要在八月十日上午八点半召开市委常委会,讨论一系列的干部人事问题。市委办公室提前一天通知了各位市委常委。

  作为西城市委常委、云林县委书记,龚向阳接到市委办公室的通知后,下午就坐着自己的专车赶往西城市报到,他的住处被安排在西城宾馆里。

  司机停好汽车,他从丰田越野车上下来,正好看到西河县委书记林全盛也从一辆丰田霸道越野车上下来了。

  林全盛几个月前刚刚被提拔为西城市委常委,现在还兼任着西河县委书记,在市里的地位和龚向阳差不多。在整个西城市,以市委常委身份兼任县委书记的,目前只有三个人,他们分别是云林县委书记龚向阳,西河县委书记林全盛,亭林县委书记李红卫。他们都是县委书记中的佼佼者,可以参加市委常委会参与市委的重大决策了,比那些不是市委常委的副市长还牛。

  龚向阳和林全盛毕竟是老相识了,大家一起在夜总会玩过,现在又成了一个市委班子的同事,双方见了面自然分外热情,和一般的泛泛之交完全是不一样的。

  林全盛一看是龚向阳,连忙挥起手摆了摆,冲龚向阳喊了一句:“龚书记,龚老弟!”然后晃动着肥胖的身子慢慢地走过来。

  原来几个月前,省委召开了一次常委会,准备研究一批干部的提拔问题。西城市委报上来的干部名单中就有西河县委书记林全盛。

  因此,提前半个月林全盛特意来到省城里,让表弟唐少华把龚向阳约出来,在一家酒店里吃饭。

  林全盛说:“龚大秘书,这一次需要你老弟帮帮忙啊!市委那里我已经全部搞掂了,市委书记窦宏伟已经同意,把我作为副厅级干部人选上报省委组织部,现在最后一关就是上省委常委会。如果通过了,我就是副厅级干部了。在这个关键问题上,只要王书记肯说句话,我的事情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龚向阳想了想说:“那是不可能的。王书记根本不认识你,不了解你,他不会为你说话的。”

  林全盛说:“和郑天运最熟悉,关系最好,去他家里送过礼的。秦大龙也认识,他到西河县调研过,我曾经陪他吃过几次饭。”

  龚向阳说:“这就妥了嘛!你找一找郑天运和秦大龙,让他们给你说句话,据我所知,在省委常委会上如果没有其他的省委常委提出反对意见,基本上都能顺利通过的。”

  龚向阳说:“这个好办,你让唐秘出面联系秦大龙的秘书小文,到秦大龙办公室里坐一坐,见见面,汇报汇报工作就可以了。关键是建立起感情,人家到时候帮了你,你得知道到底是谁帮了你的。”

  此后几天,林全盛就住在省城里,在唐少华的安排下,到了郑天运家里拜访了一次,送上一些名烟名酒之类的高档礼品。

  第二天上午,在唐少华的安排下,林全盛到了省委组织部,在小文的办公室里等候省委常委、组织部长秦大龙的接见。

  等候拜见秦大龙的干部有十几个人,林全盛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进去汇报了十几分钟。

  秦大龙见了林全盛还算是热情,毕竟林全盛在西河县曾经陪着秦大龙吃过几次饭,两个人有一面之缘。

  秦大龙说:“我尽量做工作吧,如果没有人极力反对,你的事情通过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到秦大龙办公室里去的时候,林全盛准备了几盒高档的茶叶和冬虫夏草之类的保健品,他不敢直接送钱给秦大龙,怕弄巧成拙,毕竟他和秦大龙的关系没到那一步,钱这东西太扎手,没有一定的关系,对方也不敢要的。

  龚向阳到西城市担任市委常委并兼任云林县县委书记的消息一传开,林全盛在第一时间就打了龚向阳的电话,表示了祝贺。

  龚向阳说:“老哥,你们西河县是财政大县、工业大县,我们云林县是落后地区,什么时候到你的地盘上取取经怎么样?让我们好好学习学习。”

  林全盛说:“你随时可以去,我一定恭候。这样,我马上安排县委办公室向你们云林县发邀请函。”

  这个时候,他们看到市委副书记范刚从一辆黑色的小轿车里钻了 出来,两个人连忙迎上去和范刚握手寒暄。

  范刚说:“要我说,在中国就数这个县委书记最难干了,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县委书记什么都要管,做个三五年的县委书记,今后做什么工作你都不怕了。”

  等了十几分钟,其他的市委常委才陆陆续续地进来。最后是市长林立功和市委书记窦宏伟走进来。

  会议的第一项议程是讨论云林县的干部调整问题。这个是参加会议的龚向阳最为关心的事情了。

  龚向阳看到,根据市委组织部的方案,云林县现任县委副书记、县长莫兵调任市农业局党组书记。

  现任县委常委、统战部长莫兰香拟任县委副书记、副县长、代县长,并提名为县长候选人。

  云林县此次县级干部人事调整,莫兰香无疑是最大的赢家。她以县委常委、统战部长的身份,脱颖而出,接任莫兵的县委副书记、县长一职,打破了惯例,属于超常规发展。

  莫斌也不错,接任县委统战部长一职,他们莫氏家族还是云林县的霸主,把黄氏家族彻底比了下去。由于黄轩被抓,县委常委里面就没有一个本地黄氏家族的人了,今天看来,黄氏家族在云林县的政坛上彻底地失败了。

  廖勇也不错,虽然没有成功地当上县长,但这一次上调市纪委,当了纪委副书记,荣升了正处级,也是一个很不错的安排了。

  这说明,窦宏伟还是很讲策略的,懂的玩政治平衡。安排给廖勇这个位子,就是为了化解他的敌意,安抚他受伤的心灵。当然在这个问题上,市委常委、纪委书记贺建业肯定没少帮他的忙,毕竟廖勇是贺建业的铁杆部下。

  方强也是此次变动的大赢家。他接任了县委副书记的岗位,这个太重要了,说明他在市委领导那里地位看涨,下一步升任正处级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曲亮也不错,从县委办公室主任的位子转任常务副县长,从党委口到了政府口,今后升任县长的可能性就大了。曲亮也是少数民族,也是可以做县政府的一把手的。

  这几个人龚向阳都熟悉了,相处起来基本上没有什么问题。但是,刘文彬和丁毅两个人都是这一次市委新下派的干部,他们一个担任县委组织部长,一个担任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都是非常关键的岗位。此前龚向阳和他们从来就没有打过交道,也相互不认识,今后如何相处,实在是一个问题啊!

  想到这里,龚向阳心里一下子有了怨气,,窦宏伟和刘旺你们两个人,也太目中无人了。我是县委书记,这么重大的人事调整,怎么事先也不听取我的意见。

  但转念一想,在窦宏伟和刘旺这些老鸟眼里,你龚向阳算什么吧?!你才来几个月,认识几个人?懂什么背后的弯弯绕?说白了,你龚向阳就是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不是王一鸣做后盾,你能当上这个县委书记?!想都不要想吧!

  再说了,窦宏伟和刘旺这样干,自有他们的道理,他们就是来一个下马威,让你龚向阳知道,在西城市还是他们说了算的。你龚向阳虽然是省委王书记的铁杆,但到了西城市,你还得乖乖地看着窦宏伟的脸色说话,不能为所欲为。你看,你的身边人都是我的死党,他们时时刻刻都在监控你,你龚向阳呆在云林县一天,就得听我窦宏伟的。这个游戏规则你一定要明白的。

  龚向阳想了想,还是心平气和地接受这个结果,他什么反对意见都没有说,知道说了反而不好,会激化和市委书记窦宏伟、组织部长刘旺等人的矛盾。说不定今后在西城市就呆不下去了,那样就给王一鸣添麻烦了。万一有一天混不下去了,只能是灰溜溜地离开,那就太丢人了。退一步海阔天空,现在还不是他龚向阳牛逼的时候嘛。

  开完市委常会会,当天下午龚向阳就坐车回了云林县。又过了一个多星期,干部公示的日期也已经过了。八月二十日,西城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潘建国专程赶赴云林县,宣布西城市委组织部的文件,对莫兵、莫兰香、廖勇等县处级干部的岗位进行了调整。

  随后的几天时间,大家各就各位,纷纷和前任进行了工作交接,到新的工作岗位上走马上任去了。

  星期三早上七点五十分,龚向阳在云林宾馆二楼餐厅的一个包厢里吃了几个包子、喝了一碗小米粥,又胡乱地吃了几口小菜,就拿着自己的公文包,不慌不忙地从包厢里走出来。

  这个时候,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云林宾馆的总经理韩美玲就站在包厢门口,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韩美玲今年三十六岁,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她身材高挑,皮肤白皙,臀翘波大,又长着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在这个山区的小县城里也是一个颇有知名度的人物。

  韩美玲一开始只是云林宾馆的普通职工,她中专毕业后,利用自己父亲的关系,进了云林宾馆餐饮部当服务员。他父亲韩培彦曾经是云林宾馆的副总经理,在云林宾馆也算是老资格的领导人之一。

  在父亲的荫庇下,参加工作五六年后,韩美玲就成了云林宾馆餐饮部的经理。在这个小县城里,这也是一个很风光的岗位,因为到云林宾馆吃饭的,往往都是各方面有头有脸的人物。

  莫兵那个时候还是云林县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在副县长的工作分工中,云林宾馆也归莫兵分管。

  那个时候韩美玲才二十八岁,虽然已经结婚并和老公生了一个孩子,但是风韵犹存,一看就是成熟的模样,浑身上下散发出诱人的魅力。

  莫兵经常到云林宾馆参加各种应酬,于是就和韩美玲渐渐熟悉起来。莫兵垂涎于韩美玲的美色,于是千方百计地想把她搞到手。

  韩美玲家就是县城的,自然知道莫兵家在云林县树大根深,莫兵的父亲莫宏曾经担任过云林县的县长。现在莫兵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云林县的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了,说不定过几年云林县的县长非他莫属。莫兵长得个子虽不高,但是儒雅白净,看着也是风流倜傥,一副公子哥的派头。

  韩美玲的老公李鑫在县里的水利局当办公室副主任,才是一个副股级干部,和莫兵根本没办法比。

  两个人经常借故眉来眼去地勾勾搭搭,很快就超越了一般朋友的界限,勾搭在一起成了情人关系。

  莫兵此后官运亨通,当上了县委副书记、县长,更是大权在握,在县里有了更大的发言权。除了县委书记黄震,其他的人都得看着他的脸色说话。

  于是莫兵干脆把前任云林宾馆总经理免职,调换到其它工作岗位上。在县委常委会上,他力主由韩美玲担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云林宾馆总经理,正科级。

  黄震知道莫兵在云林县家大业大、势力惊人,虽然他黄震是县委书记,是名副其实的一把手,在用人上他完全可以不看莫兵的脸色行事。但官场上的规矩是,你县委书记吃肉,也要让县长喝口汤。什么都是你书记一个人说了算,县长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那就不对了,谁当县长也会和你急,和你斗到底。

  县长和县委书记一旦闹起来,成了笑话,那你当县委书记也会丢面子,大家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最好的结局就是利益均沾,你要提拔谁,我大力支持;我要提拔谁,你也不能含糊。你的一帮子小兄弟得了好处,我的一帮子好姐妹也赚了便宜,大家谁都不吃亏。这样互帮互助,互利互惠,才能把班子搞得一团和气,最后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在上级领导看来,这是一个团结的班子、和谐的班子,这对双方都是有好处的。

  于是黄震就网开一面,同意提拔韩美玲出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兼云林宾馆总经理一职。

  龚向阳到云林县上任这几个月,韩美玲对龚向阳的生活照顾得也是无微不至的。宾馆里长相最为出色的女服务员覃英被她安排专门负责龚向阳的饮食起居。

  覃英才十九岁,是几十个客房部服务员中最漂亮的。龚向阳的衣服都是她来洗,房间也是她亲自打扫的。

  韩美玲如此细心的安排,其中的含义龚向阳自然是懂的。龚向阳年纪轻轻的一个人在这云林县里工作,身边其它的什么都不缺,唯一缺少的就是一个女人。听说龚向阳的老婆还在北京城里工作,两口子一直过着牛郎织女的生活。原来龚向阳在省城里跟着王一鸣书记当秘书还好,月把二十可以借着到北京出差的时机回家一趟。现在龚向阳到了这大山沟里,一年半载也难得有一趟去北京出差的机会,两口子长年累月不能见面,正常的生理需求怎么解决就是个问题了。现在这个社会,谁没有个把红颜知己啊!反正社会对这个很宽容,只要男女双方你情我愿,就没有什么人干涉的。再说了,龚向阳长相潇洒英俊,儒雅风流,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对年轻的女孩子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

  覃英这孩子素质不错,虽然是山里人,但有山里孩子的淳朴和善良,又是少数民族,能歌善舞,多才多艺,只要龚向阳看得上她,估计她也不会推辞的。

  私下里韩美玲开导过覃英多次,她说:“妹妹,作为一个过来人,一个大姐姐,我今天是以姐姐的身份而不是领导的身份跟你说话,我说的都是实在话,是为了你的前途命运。你听也好,不听也好,我已经尽力了。这是我的人生经验,也是一个大姐姐对自己小妹妹的交待。你说说,为什么我安排你来伺候龚书记?”

  韩美玲说:“对,比着别人,你是最优秀的,但是,仅有这些,你还远远不够,下面还得看你的表现。你表现得好了,龚书记满意了,这份工作你才能做得下去。要不然龚书记一句话,随时可以换人。你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是不可或缺的。这个世界,离了谁地球都照样转。你干得不好,我随时会换人的。”

  韩美玲压低声音说:“我们都是女人,这个用不着我开导你了吧?”说着话冲覃英挤了挤眼睛。

  覃英虽然还是黄花大姑娘,没有谈过男朋友,但是平常里小姐妹们在一起也没少谈男女之间的事情,这个年龄段,她也是很敏感的。于是红着脸对韩美玲说:“韩总,你是说要我主动勾引龚书记?”

  韩美玲一本正经地说:“用不着主动勾引,我们女人一定要有高的情商,就像你长这个样子的,用得着勾引男人嘛!他们只要是正常的男人,见了你谁会不动心啊?再说了,你那么主动,做得好像是鸡婆一样,在男人眼里就不值钱了!龚书记是什么人?人家是北京城里下来的,见过大世面的,说实话,什么女人没有见过?!你太主动了,反而不好,显得你。要我看,你就中规中矩地伺候他,等他憋不住了,主动骚扰你,这个时候你半推半就就可以了,反正你现在还没有谈男朋友,一个人呢没有人干涉的。你跟我说实话,你还是处女不是?”

  覃英不好意思地说:“肯定是嘛!我们山里女孩子,在这个问题上很保守的,不结婚一般情况下不和男人发生关系的。”

  韩美玲说:“很好,很好,你就顺其自然地做吧,我相信,天长日久,等处出来感情了,龚书记他一定会安排好你的。你一个山里女孩子,在城里无依无靠的,今后如果被龚书记看上,那是你的福分啊。今后你的编制问题就解决了,成了事业编制的工人,今后再也不用担心下岗失业了。”

  从一个合同制的服务员到事业编制的工人,这是覃英这样的山里孩子梦寐以求的愿望。云林宾馆属于县委、县政府直属的事业单位,实行企业化管理,人员成分复杂,有行政编制、事业编制的国家正式职工,有合同制的雇佣工人,还有一部分临时工,连劳动合同都没有,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走,都是领导一句话的事。

  韩美玲说:“好了,你好好干吧,要伺候得龚书记舒舒服服的,记住姐姐的话,我们女人一定要懂得利用男人。我实话实说,没有这一条,我这个总经理现在也当不成的。”

  韩美玲在酒店的员工面前一向并不忌讳和他们说自己上面有人,酒店的员工也知道,她是县长莫兵的情妇。

  有时候,莫兵就住在酒店的豪华套房里,或者是中午,或者是晚上,有时候干脆在酒店里过夜。反正这里十二楼有一个豪华套间,长年累月被莫兵占用着,属于他的私人空间。他是县长,有这个权力。

  每到这个时候,韩美玲总是要到莫兵房间里呆上一段时间,晚上莫兵不回家,韩美玲也以要值班为由呆在酒店里不回家。其实,她是在尽心尽力地伺候莫兵。

  他老公李鑫对自己的老婆和莫兵之间的事情,虽然没有挑明,也是洞若观火的,但是他没有办法,只能忍气吞声,为什么?因为韩美玲实在是太优秀了,比老公混得强多了,当着总经理,级别是正科级,要权有权,要钱有钱,背后还有关键的大人物为她说话。李鑫现在这个水利局的副局长,就是他老婆替他争取来的。



《《大院》第二十四章 红颜知己》
上一篇:519736)   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 《大院》第二十四章 红颜知己
  • 519736)
  • “地摊经济”火了“全民”都来
  • 7月1日交银新成长混合累计净值
  • 华鑫股份(600621SH)子公司华鑫
  • 一位Twitch主播决定模仿“模拟
  • 三场赴港惠民演出敬老会知音
  • 7月21日银轮股份涨725%景顺长
  • 高调剩男挂牌满城征婚 要求低
  • 景顺长城中证500ETF联接2022年
  • 最新推荐

  • 石首鱼(中药)_
  • 孔明灯什么时候放
  • 中利集团作为担保人被起诉 涉
  • 做知法守法的“明白人”
  • 浙富控股:股东上海沣石恒达私
  • 想不到吧原来最喜欢网购维权的
  • 快去宽窄巷子买年货!“四川扶
  • 河北钢铁唐钢成功轧制耐海水腐
  • 澳大利亚罗非鱼泛滥 对本地鱼
  • 科学网—森林的医生
  • 最热推荐

  • 华北制药集采失信上“违规名单
  • 踢不过泰国国足何谈冲击2022世
  • 宣城绩溪长安镇:持续推进做好
  • 海滩现怪鱼眼球突出身泛绿光“
  • 组胺含量超标 法国出口沙丁鱼
  • 《零号任务》0号情报站直播回
  • 景顺长城支柱产业混合
  • 从地摊书看全民阅读
  • 今年鳀鱼产量可增加7%鲭鱼和鲱
  • 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